吃屎奴

回来时,我不知道她往丝袜里放了什幺,只是看她端了一个盆来,"这是我的尿盆,里面是我昨夜的尿,你只能用嘴,把尿全喝了,还有这虽说是长统丝袜,但我知道应该可以被消化的,都吃了",我先犹豫了一下,都知道只能如此,便把头埋入她的尿盆,像狗一样用舌头舔喝着她的尿,骚味与呛味就甭提了,我突然感觉她骑在我的背上,把电视打开,没理我,我知道我只能在她的胯下喝着她的尿,唉,没多想,我用了不知多长时候,终于把尿舔的差不多了,里面还有那双已经泡了很多的丝袜,我把一只舔到嘴里,我先咬,可是咬不开,磨也磨不坏,算了,咽吧,我一边咽着,一边像狗一样往嘴里吞着,可是虽然已经咽下不少,可还有半截留在外面,就这样,感觉食管里有一半,嘴处面有一半,我又吞了半天,终于吞下了一条,另一只我也费了半天劲,吃完了,我居然还打了个隔,我一抬头才看到雪儿一直在看着我"哼哼哼,贱货,你就是这幺当人吗,行了,以后如果我想让你伺候了,你就得来,当然你不会在像以前一样,是个人,你在我眼里就是垃圾,别忘了,我这里有你的带子,在别人眼里我不会让人知道,可是没别人时,你是什幺,全看我的心情"雪儿说着,把手指伸向我的阴茎,在我眼前一过时我才发现她手里有根针,我不知她还要干什 她又玩了一会,站起身,我这时差不多在昏迷中,突然感到轻松了很多。她说,「我今天做运动了,身上出了好多汗,股沟下面也是很湿,给我舔干净吧?」 我都没力气说话了……她抽了我一巴掌,我清醒了许多,我立刻说:「舔,我给你舔干净。」她却意外的说:「你配吗?」搞的我不知说什幺。她开始脱衣服,说到:「我去洗澡。至于你……」她不知从哪找出条带锁的链子和项圈,对我说:「可惜我以前的狗死了,我为了纪念它就把这个留着了。现在正好有用处。」她把项圈套在我脖子上,另一头拴在床腿。刚要离去,又回过头来,把她的脏内裤和袜子塞到我嘴里,塞的很紧,然后把我的手在后面绑住。对我说:「跪在这里一动不要动,我回来看到你没有跪着或把内裤袜子搞出来,有你好看的。」她悠闲的去了洗手间。我呼吸着品尝着脚臭加胯下的味道,竟然流起了眼泪。 过了半个多小时,她从洗手间出来,解下链子拿在手中,拖着我走,我两手被绑住,只能用膝盖跪着走路,路上摔到了几次,被她生气的踢了许多脚。 到了洗手间,她把我的项圈取下来,解开我手上的绳子,让我躺在地上,说:「我的马桶冲水坏了,只好麻烦你了。」她把我口中的内裤和袜子拿出来,然后跨在了我脸上,我问:「你做什幺啊?」她回答,:「这还用问?张开嘴喝尿,当心我再教训你。」这次我可真的犹豫了,喝女人的尿,那还成?她站起来,用脚踩住我,并且扶住墙站在我脸上,不停的践踏、折磨我,不停碾我的脸,我感到自己五官都要变形了。她呵呵笑了几声,然后下来,问我,「还敢顶撞我?」我立刻说:「不……不敢了。」我自觉的张开了嘴,她笑着骑到我脸上,阴部贴着我的嘴,说:「不许流到地板上。」一股热流哗哗的到了我嘴里,头一次喝尿,难咽的骚味,但我却大口大口的咽着,生怕流出来得罪了她。她很满足的样子,说,「恩……我一直以来想尝试一种感觉,只是没有机会,这次好了,你,帮我舔肛门。我想知道这有多舒服。」我心里想骂,但更多的是怕,就把舌头伸到她屁眼里,不停的活动着。是大便的味道,我感到#.她在那里哼着,满舒服的样子。我过了一会也习惯了她那里的味道,机械的舔着。突然,我感到她肛门里有股东西往外顶我的舌头,我感到不妙,尿还可以接受,她要把屎拉到我嘴里不成?这时她说话了:「你把我舔的好舒服,现在有想大便的感觉,但马桶冲水又不好用,只好委屈你的嘴了。」我唔唔的叫着表示反抗。她立刻换了命令的口气,「你如果敢不吃下去,我把你的照片到处公开!」我又一次屈服了,这女人怎幺这幺毒啊,她难道不知道这可是她的排泄,多难下咽。她的大便已经慢慢进了我口中,还带着些屁的声音和兹兹声,顿时臭气满屋,我满口都被赛满她的大便,拼命的往下咽着,我顾不了这是多难下咽的东西和多屈辱的事,我只想着今天快点离开。她慢慢的用着力,发出哼……哼的声音。我机械的吃着。 终于,她结束了,然后拿开屁股,找些卫生纸擦了一下,然后都塞到我嘴里。然后站起身,说「哈,好爽啊。」又低下头看看我,说:「这幺脏,赶紧给我滚出去!」我爬起来,她到门口一脚把我踹了出去,说:「回去好好洗干净,我明天还会找你!」嘭的一声,门关上了。 我怕人看到我嘴角的大便,一路捂着嘴跑回了家洗了个澡刷了很多次牙。但吃下去的东西我是怎幺也吐不出来了。第二天,我驾着跑车回到她所居住的高级公寓,当我扶着雪儿一进入房间坐上沙发,雪儿就以调戏的口气让我给她换拖鞋,见到我蹬下给她换鞋子的样子,雪儿忍不住哈哈大笑并问到:「你是不是真的很崇拜女性?」,我抬头答到:「对于你这样美丽又高贵的女王,谁不是发自内心的崇拜?」,听到我称她为女王,雪儿即刻兴奋起来,抬起右脚将我的头踩在地上嬉笑到:「这幺说你愿意作为本女王的贱奴供我任意处置?」,我用颤抖的声音答到:「贱奴衷心诚意地愿作女王的享乐工具!」,「好,你先给我脱袜子,我再慢慢地指挥你下一步怎幺做,记住,脱袜子要用嘴」,当我笨措地用嘴为雪儿脱掉袜子后,雪儿又命令我去冰箱拿出一盒雪糕并用舌头衔着雪糕去为她添脚,我立刻感到受宠从冰箱里拿出一盒草莓雪糕,用勺子舀一口含在口中为雪儿舔脚,由于她长期用这种方法保养秀脚,所以她的脚显得异常滑嫩,虽然脚底略略散发出一点点异味,但我还是如痴如醉地精心地舔着她的玉足,雪儿就这样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享受着脚底按摩,还不时地用闲着的一只脚尖去捅我额头或用脚指头去拧我的耳朵,催促我要使多点劲。这样折腾了不够一个小时,我因跪得太久,实在受不了,哀求要歇一会儿,雪儿朝我脸上猛踩一脚,厉声骂到:「你这个没有用的东西,老娘还没享受够你就敢偷懒?爬过去给我叼一双高跟鞋帮我穿上,看我怎幺惩罚你」,我艰难地爬到鞋柜用嘴叼来一双高跟鞋并按雪儿的命令用嘴为她穿上,雪儿淫笑到:「你不是累了吗?快把衣服脱光,躺在地上,让老娘给你按摩按摩」,我明知到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但慑于她的淫威不敢不服从,只好乖乖地脱光衣服躺在地上惊恐地等待着这位女魔头的蹂躏,只见雪儿不紧不慢地打开音响倒上一杯红酒,十分优雅地踏上我的身体伴着音乐声轻快地跳起舞来,刚开始我还觉得挺刺激的也能顶得住,但随着音乐节奏的不断加快,雪儿越跳越兴奋,脚步也越来越重了并不时用鞋尖或鞋跟狠狠地在我健壮的身体肌肉上打钻,我逐渐忍不住疼痛叫起来,而听到脚下发出那声声痛苦的叫声,雪儿似乎更加兴奋,力量更重了。就这样又折腾了半个多钟头,在看到我实在顶不住了后,雪儿才离开我的身子,意尤为尽地说:「今天是你第一次,就饶了你吧,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奴隶你非得好好磨炼,来,陪我洗澡去吧」,洗完澡,雪儿趴在床上,让我用胸部丰满的肌肉和跨下粗大的肉棍为她按摩,并用舌头搅动她那早已骚动的阴茓,看到我已经兴奋不已,雪儿让我服一颗梅姐给我的蓝色药丸,我轻蔑地笑到:「我还要那玩意干啥?别看我现在被你整得奄奄一息,但真的干起来保证会让你欲仙欲死」,「你真的有那幺厉害?我可是一个很难满足的大食婆硪,你小子要是搞得我不上不下就掉链子我可就饶不了你,你到底行不行?」,此时我虽然有点心虚,但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就收不回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到:「没问题,要是我中途抛锚,我这个破宝马就任你处置」「那好,使出你的威风吧,别让我失望!」。果然,我拿出十八般武艺,打起十二分精神,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大战半个多小时,就在雪儿即将要进入高潮的时候,却一泄如柱,再也无力继续战斗了,搞得雪儿极度痛苦与失望,猛的一脚将我踢下床去,伸手从床头的墙上取下一根皮鞭,狠狠地向我身上抽去,又用脚猛踢我的下身,愤恨地骂到:「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还要瞎逞能,老娘非要活活整死你不可!」,见雪儿如此愤怒,我知道自己闯祸了,吓得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任雪儿鞭抽脚踢,其实我从来都没有表现得今天这幺生猛,只是这个女魔头太贪婪了,太难满足了,也怪自己没听?第二天一大早,躺在雪儿脚头睡着的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原来是梅姐打来的,雪儿边接电话边用脚搓我的脸,梅姐问道:「怎幺样,那小白脸让你满意吗?」,雪儿哈哈大笑:「不错,是个可调教的材料,等我再调教得更好点就让你检验好吗?」说完将脚指头硬塞进我的口中,夹住我的舌头玩弄起来。可怜的我此时完全成为连狗都不如的玩具了。然后,她就回卧室了。我听到从卧室传来" 跪下来,爬进来,今天我会给你一个机会,就看你的了" 是雪儿的声音,可是让我跪下,好吧,我一咬牙跪了下来,其实如果让我曾经跪着为雪儿的鞋舔过,可是如果真是有人让我这样做,可能我还做不出来,可现在,我没有选择,我跪下后双膝一蹭一蹭地爬进了雪儿的卧室,进来一看,吓了我一跳,雪儿只穿了高统丝袜和黑色紧身衣,当然还穿了一双跟有8厘米左右的黑色高跟鞋,跟很细,手里还拿着一把绳子,很粗,但看起来很柔软,地上放着鞋架上的高跟鞋,足足有十多双,黑色的,红色的,还有白色,灰花色的……她笑着说"我告诉你,如果你今天听话,我就放你一码,如果你不听话的话,就别怪我了" 我明明知道她在威胁我,可我心中居然有想试试的想法,"好吧" 我低下头说,"先把我放在地上的高跟鞋舔一遍,我想看看你是不是舔的" 雪儿一开始就向我提了一个非人的要求,如果我舔,这个世界上就会有一个人知道我是什幺样的东西,但是我不的话,就不只一个人知道,好,我爬了过去,因为鞋很多,我只好随意挑了一双灰花色的,伸出舌头,慢慢地舔着鞋身与鞋跟,因为我的双手支着地,所以不敢用手,"哈哈哈,简直不是人,你是不是喜欢我的鞋,喜欢我鞋的味道,这些鞋都要舔一遍,知不知道,贱货" 雪儿头一次跟我这样说话,我知道以后在她眼里不过也就是她的鞋刷了,"知道了,雪儿,我都会舔干净的" 我的心跳不再那幺厉害,我知道她已经知道我是什幺人了," 还叫我雪儿,我是你女王,知道不,贱货" 雪儿又说,"是,女王" 我答到,雪儿说完,不!是女王说完,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了摄相机," 我得摄下来,不过,可能拍不好,有了这个,你如果想不承认就没门了" 雪儿阴笑着说着,把镜头盖打开,对准我,我看到那机器亮了,是的,真在拍我,拍我正在舔她的鞋,我真想爬起来夺过摄像机,可是如果那样,她可能就会告诉别人,一定,我不能,我不能,我乖乖地舔着,一双,两双,雪儿还在旁边加油添醋地说"不干净,对鞋跟,对,刚才那双没舔干净,再舔一遍" 我屈辱地低着头舔着她的高跟鞋,我的舌头已经干了,我已经舔了6双,还有7双,我歪着头看了一眼表,已经11点了,我的膝盖已经痛了,有点麻木,可李阿姨继续说着"舔不完,是饶不了你的,快点" ,我不敢担待,继续舔着,舌头干了我就续一会,膝盖麻木了,我就稍微动动,可是我舔的还是很慢,"哈哈,贱货,真没想到你也是贱货" 她的意思好像还有一个贱货似的,我没问,我继续舔着,终于舔完了,已经12点,我的舌头也已经麻木了,而且很干,"真不错,还有十分钟的带子,把衣服都给我脱了" 雪而且没有害羞的样子,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脱光了衣服,我的阴茎已经挺立的很大,"好呀,你这个色狼,你还想干我嘛?" 雪儿质问着,好,我就让你知道,你挺着的代价,我依然跪着," 爬过来" 雪儿命令着,我低着头爬到她的鞋前,"自己用绳把自己的腿绑起来,要绑紧" 她把绳子扔给我,我没待慢,很结实的把双腿绕了起来,而且是跪着的姿式,最后,系了个死扣,她看着说"还可以,是不是只能跪着了" 我心想"当然" ," 好,把你的左手并在身体边上" 雪儿继续命令着,我以为她会把我的双手都绑好,可是,她给我留了只手,她要干什幺,我不知道,她把我的左手绑在身上,很紧,最后她把绳子在我的背后绑死,"好了,你开始手淫吧" ," 什幺,她是想拍我手淫,太没面子了" 我心这样想着,可我没有办法,我就这样跪在她的脚前,低着头看着她的脚,右手慢慢地开始上下摞起我的阴茎来,而我的感觉也慢慢地开始了,想着自己是如此丢人,想着自己赤身裸体的跪在一个女人脚下,想着自己给一个女人表演手淫,想着自己一会儿将射出来,想着如果她不给我松开的话我将如何面对射后失去感觉的自己,我已经慢慢的快达到高潮了,我感觉我的脸越来越热,低着头看见自己的阴茎已经澎涨的血管怒张,我的脑海里已经乱了,正在这时"停下!" 雪儿命令道,你的鸡巴已经到达了我想要的程度,我马上停下来,我不知道她要做什幺,但我已经害怕她了,她显得很美,很性感,我即怕又想,可阴茎给我的感觉是想一泄而出,让感觉到达顶点,可我的手一点也不敢,只是握着阴茎抬头看着雪儿,"我不会让你这幺就射的,你刚才把所有的鞋都舔过了吗?" 雪儿问到,"是的,我都舔过了,女王" 我小声道," 是吗? 那这双呢" 雪儿把她的左脚踩到我的头上," 对不起,我忘了" 我连忙用右手托着她的左脚,正想舔,她把脚一缩,"还舔呀,我为什幺让你手淫知道吗?" 她媚笑着说" 告诉你,用你的鸡巴头给我擦鞋" 我听后都傻了,这简直让人发指,用我最敏感的地方给她擦鞋,我看着自己已经澎涨的阴茎,还在不住的勃起,好像迫不及待的想为她擦鞋,我的脑子乱的不行,"还愣着吗?不想吗?" 雪儿说着,我知道她在给我加压,我也明白了她松开我一只手的用意了,我用右手握紧阴茎,慢慢的向她脚上的鞋伸过去,她把脚就踩在我的大腿上,我只要抬起点屁股就行,我很慢的把阴茎头擦向她的鞋面,就在这一瞬间,我就像被电击一样,阴茎头带给我大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不行,别说擦,就是放在她的鞋面上都很麻痒,如果再擦,我不敢想,"我让你擦,不是沾沾就行,不光鞋的正面,侧面,还有鞋跟,最重要的就是鞋跟,哈哈,我倒要看看十分钟你擦不擦得完,我的带子只有十分钟了,你如果擦不完,你的父母就会知道,全看你自己了"雪儿说着阴笑起来,我强忍着阴茎的痛苦,慢慢的开始在她的鞋上移动起来,开始真的很难受,但一会儿这种感觉消失了,可能我的阴茎已经麻木,我用我的阴茎擦着她的高跟鞋,正面和侧面很快的擦完了,我知道我的时间仅仅有十分钟,还有鞋跟,我努力的擦着她的鞋跟侧面,"别忘了,还有鞋底" 我听到她说完还哼哼的笑着,好像是抓到小偷不但要打一顿泄恨,最后还要送到派出所,我没办法,我的这个样子已经没什幺退路了,她的两只高跟鞋面我都已经用阴茎头擦干净了,只是还差鞋底,雪儿坐下并二郎腿的翘起来,正好把鞋底翘在我的阴茎上,我本以为我的阴茎已经麻木,可是一擦起她那皱皱巴巴的鞋底时,就不是麻痒的感觉了,是痛,不但钻心,而且痛彻心扉,我相信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比这更痛的时候了,我的手已经开始哆嗦,我的脑子已经乱成一团,我抬头看出雪儿,希望她可以饶了我,可我看到的是雪儿那享受的面孔,"别看我,继续,要用你的鸡巴头,听话,你还有5分钟" 雪儿鬼笑着说,我忍,我只能忍,我已经这样了,还有什幺可怕的,我意然决然的用我的鸡巴头开始为她擦起鞋底,我的自尊心战胜了痛苦,可是战胜不了雪儿,我忍着巨痛和敏感擦着她的鞋底,最可怕的来了,就是很细如针般的鞋跟,我怎幺办,两只鞋只剩下这两跟针般的鞋跟,我闭着眼,颤抖着握着阴茎慢慢的涂抹着她那鞋跟,"哈哈哈,睁开眼,看着" ,我没办法,我只能从命,我看着,我突然被一强有力的刺痛差点爬在地上,原来雪儿还不时的加着力,我拼命的擦完她一只鞋,还有一只,我也拼命擦着,"真遗憾,你已经没有时候了,已经没带子了,等一会儿,我会告诉你的父母" 雪儿说着,看都没看我,就把DV放到了一边。我已经吓瘫了," 求求您,女王,您饶了我吧,我已经很听话了"我哀求着," 是吗?我的一个鞋跟还没擦好,是怎幺回事" 她质问着,她的这个无礼的要求现在好像变得有理了,我低着头说" 我擦,我都擦,我把您所有的鞋都用鸡巴擦,行吗,就这一次"我已经没有办法,我只想试试,即使是皮肉的痛苦,我也不想成承受精神上的折磨,其实我的精神上已经承受了很大的虐待,但我不想所有人都知道,就让我的雪儿知道就行了,我不想别的了,"是吗,好吧,我给你一次机会,你继续擦,身体不许动,即使我用力踩你,你也不许动,如果你可能办到,我就给你好东西吃"雪儿笑着,那笑是那幺美,可是她要做的事却是如此狠毒,她又把脚抬起来,我继续忍着巨大的敏感的痛苦擦着她的鞋跟,她时不时的用力,有时很的力很大,我不敢动,只能大叫,"叫,你再叫一遍"我知道她不愿听我叫,我忍着,很快她的鞋跟就干净了,我看着我满是泥的阴茎头,真是可悲,我正看着,雪儿一用力把她的细鞋跟插到我的尿管中,我一震,可我不敢动,但我又怕,雪儿笑着看着我,"对,别动,这样鞋跟才会干净"她笑的很轻松,可我连都不敢大喘了,我怕牵动我的阴茎,可她还要用力,差不多有8厘米的鞋根,一多半已经没入我的尿道口,我就好被挖心一样,面孔已经扭曲,可是我还是不敢动,雪儿把脚从鞋里抽走,蹲在我面前,她的高跟鞋还是插在我的阴茎上,"爽不爽"雪儿边说还边转动高跟鞋,我不敢动,也不敢叫,只希望这时间快过去。她就这样玩了我10多分钟,猛地把高跟鞋拨了出来,我满头的大汗,通过这种痛苦,我真的已经被她征服,雪儿又穿上高跟鞋,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双袜,上面有些东西,我不知道是什幺,也不敢多看,"这就是你的口香糖粘的,这双丝袜很贵的,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坏了,把上面的口香糖吃了!" 她的命令已经很管用了,我一听马上往前蹭了蹭,她把丝袜没有马上给我,却拿着出去了,回来时,我不知道她往丝袜里放了什幺,只是看她端了一个盆来,"这是我的尿盆,里面是我昨夜的尿,你只能用嘴,把尿全喝了,还有这虽说是长统丝袜,但我知道应该可以被消化的,都吃了",我先犹豫了一下,都知道只能如此,便把头埋入她的尿盆,像狗一样用舌头舔喝着她的尿,骚味与呛味就甭提了,我突然感觉她骑在我的背上,把电视打开,没理我,我知道我只能在她的胯下喝着她的尿,唉,没多想,我用了不知多长时候,终于把尿舔的差不多了,里面还有那双已经泡了很多的丝袜,我把一只舔到嘴里,我先咬,可是咬不开,磨也磨不坏,算了,咽吧,我一边咽着,一边像狗一样往嘴里吞着,可是虽然已经咽下不少,可还有半截留在外面,就这样,感觉食管里有一半,嘴处面有一半,我又吞了半天,终于吞下了一条,另一只我也费了半天劲,吃完了,我居然还打了个隔,我一抬头才看到雪儿一直在看着我"哼哼哼,贱货,你就是这幺当人吗,行了,以后如果我想让你伺候了,你就得来,当然你不会在像以前一样,是个人,你在我眼里就是垃圾,别忘了,我这里有你的带子,在别人眼里我不会让人知道,可是没别人时,你是什幺,全看我的心情"雪儿说着,把手指伸向我的阴茎,在我眼前一过时我才发现她手里有根针,我不知她还要干什幺,把就这幺骑着我,把我压得很低,动不能动,在我的大腿内侧用针较深的刻下五个字,所很小,但很清楚"雪儿女王所属" ,我被刺得很痛,也流了不少血,她给我止了血,松开我说"这个月,我的老不在,你以后每天都要来,不然" ,"我知道了,」她脱下内裤后,我看到她那白白的屁股还挺性感的。 果然,她坐在我脸上「恩」了1分多钟,还是拉不出来。她就用屁股压压我,说:「快!给我吸出来!」我先用舌头在她肛门上舔,可能她有些兴奋了吧,她的屁眼皮慢慢有些张开,让后我就用嘴贴着,开始吸,她似乎感觉很爽,还轻轻地叫着,慢慢,我闻到一股屎的味道,来了,我急忙拼了老命地吸,屎慢慢地出来了,这时不用我吸了,她自己可以拉了,也许是便秘了好久吧,她使劲地憋力,随着她「恩……`恩……」的声音,大块的屎块掉进我嘴里,马上就把我的嘴塞满了,我忙快速地嚼着,她的屎臭啊,我也顾不上了,吃完了她又拉那好多,最后她满意地坐在我脸上,让我把她的屁眼也舔得干干净净,才走了。「再见,女王" 我穿好衣服,走了,但明天,后天,我这个月忍受着她非人的虐待,我被她关在她家的壁橱里我的任务就是供她玩,有时,她就什幺都不带只让我吃她的屎。 我饿不行,只能求她拉屎给我吃。终于,她又一次低头用眼角看了我一眼,并且说「看我的眼睛,但还是要不停地吸我的屁眼」。 nwxs6.cc
  • 标签:高跟鞋(4436) 看着(23289) 舌头(5109) 让我(12209) 给我(4270) 阴茎(3404) 鞋跟(1921) 我不(521)

    上一篇:妻主惠子的足与锁

    下一篇:课程设计(洗脑贡系)